565.net

未来几年LNG仍是日本的主导电源

www.chinaoilonline.com  2019-04-04 01:26:19

    日本于2012年引入可再生能源固定价格收购(FIT)制度,其主要目的是刺激太阳能开发,并填补福岛核事故之后的电力缺口。尽管FIT功劳巨大,但也带来了电力并网和国民负担的问题,为此日本逐年调降FIT价格。2030年目标是可再生能源占日本总发电量的22%―24%,FIT改革势必会影响该目标的实现。考虑到使用LNG发电的优势,未来几年LNG仍将是日本最常用的电源。

    日本光伏FIT制度改革的原因

    光伏在可再生能源发电中比例过高。受气候和地理位置以及福岛核事故影响,太阳能成为日本发展新能源的首选。日本于2012年实施FIT制度,从而带动了可再生能源特别是光伏的高速增长,太阳能发电能力从2010年的3.9GW增加到2017年的将近45GW;其在使用可再生能源(包括水力)发电结构中的占比从2010年的9.8%增加到2017年的将近16%。由于太阳能发电板设置相对简单,FIT中82%的资金用于收购太阳能发电。同时,由于光伏在可再生能源装机容量中的占比超过90%,为了平衡各类可再生能源的发展,日本政府对太阳能电价补贴连续每年削减10%以上,抑制光伏的快速膨胀,但也使太阳能产业的整体发展出现失衡。

    国民负担沉重。日本的FIT水平是世界上最高的。虽然在家中安装太阳能发电装备可以获得从中央到地方政府的补贴,而且政府要求地区电力企业以固定价格、固定期限购买太阳能发电,但多出的成本最终由消费者承担,这无形中推高了电价。政府向终端用户征收的可再生能源税,从2012年的0.002美金/千瓦时高涨至目前的0.0264美金/千瓦时。假设每个家庭使用260千瓦时/月,那么从每个家庭征收的税费为81美金/年左右。2017年,FIT总额为245亿美金,从消费者征收的税费为191亿美金。如不对FIT制度进行调整,势必进一步加重国民负担。

    日本经济产业省(METI)在2030年的理想能源结构讨论中,将可再生能源收购费用的上限设定为3.7―4万亿日币/年,并决定使可再生能源在电源构成中的比例为22%―24%。目前为降低可再生能源发电成本,日本政府正通过修改现行的FIT制度,逐步取消可再生能源补贴,实现可再生能源经济自立,以减轻国民过重的可再生能源附加税金负担。

    日本太阳能光伏产业发展遇阻

    电力企业不再义务购买太阳能发电及住宅发电的电量。日本于2009年引入了电力购买制度,约40万户家用光伏发电系统业主与电力企业签署了为期10年的FIT合同,该合同预计到2019财年末(2020年3月底)到期。部分电力企业(如四国电力、中部电力、九州电力和东北电力等)已经宣布,计划继续购买剩余电力。然而,当FIT合同到期以后,电力企业将不再义务从家庭购买电力。四国电力和九州电力企业将在2019年4月和5―6月公布修订后的FIT价格,预计其他电力企业也会效仿。日前日本电力交易所的售价为0.10美金/千瓦时,调整后的FIT将会低于该价格。

    政府拟对延迟的光伏项目降低上网电价补贴。日本太阳能项目拖延现象十分严重。日前新的政策将对已申请但迟迟未建的旧有FIT项目进行管控。对超过2GW且在2012―2014年之间批准的大型光伏项目,若未能在2019年9月之前完成,则从原可获得0.29美金/千瓦时―0.36美金/千瓦时的上网电价补贴,降低至0.16美金/千瓦时;但对于容量小于2GW的核准项目,没有延期和补贴之说。据日本光伏能源协会统计,为了达到可再生能源22%―24%占比目标,日本将需要大约64GW的大型太阳能发电厂能力。尽管目前约有30GW的太阳能发电能力,但降低FIT将影响2012―2014年批准的约23.5GW的容量,而且预计光伏市场将在2021―2027年间放缓,预计仅有14GW的新装置可以并网。

    太阳能需求持续下降。由于太阳能发电厂建设多在需要毁掉原始森林的偏远地区,各地区公用事业企业都望而却步。日本的太阳能主要集中在九州和东北地区市场,九州电力和东北电力市场需求已经趋于饱和,占地区公用事业企业总需求的10%以下;而距离较远的关东(东京)和关西(大阪)则需求较高,东京电力企业占30%左右。其他地区公用事业企业(如中国电力、四国电力和冲绳电力等)可能会削减可再生能源的使用。虽然根据政府制定的“优先供电规则”,电力企业必须首先削减不可再生能源(不包括核能),而可再生能源的削减很可能会继续。由于电力企业将不再义务购买太阳能发电,光伏补贴力度持续缩减,预计会削弱运营商的盈利能力。

    输电容量不足。日本电力市场是一个典型的区域垄断型市场,这样的格局导致日本跨地区传输能力不足、应对灾害能力不强、电价不合理、电力供应不稳定。为了促进竞争,2020年日本将实施“发电输电分离”。尽管电力企业正在投资跨地区跨区域输电能力,但进一步投资的激励可能受到限制。九州至本州(主岛)的输电能力为2800GW左右,但为了在紧急情况下保持备用电力,利用输电能力被限制在1000GW左右。

    LNG将继续主导日本的电力需求

    2011年“福岛核事故”后,日本核电暂时陷于停滞。目前日本一方面提出要“尽可能减少对核电的依存度”,另一方面又将核电定位于“重要基荷电源”,明确提出到2030年核电占比要达到20%―22%的目标。实际上,2018年日本核电占比仅为4%;风力发电在日本的使用并不广泛;丰富的地热资源往往是有温泉的国立公园,开发利用较难。储能装置虽是发展重点,但成本较高;日本政府打算在2020年完全停止太阳能电价补贴计划,该计划将会造成许多小规模的太阳能企业萎缩停产。

    相比之下,气电发展速度最快,LNG在日本电源结构中的占比在40%以上。尽管最新制定的“第5次能源基本计划”首次将可再生能源定位为2050年的“主力能源”。但考虑到使用LNG发电的优点和现有基础设施的可靠性,未来几年LNG仍将是日本最常用的电源。虽然在2025年前,重启核电站将会抑制日本对LNG的需求,但老旧核电厂逐渐退役会使LNG需求重新上升。日本METI计划到2030年,将LNG在电源发电量的占比减少至27%;而据FGE估计,到2030年,LNG的占比将为38%,可再生能源占比不到20%。(陈璐 编辑供职于bwin足球APP下载集团经济技术研究院)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