伟德国际

道达尔退出伊朗之后

www.chinaoilonline.com  2018-08-22 02:25:28

    它曾是国际社会解除对伊朗制裁后重返德黑兰的先行者,它曾为伊朗输送源自西方财团的最大规模投资,然而在美国重新向伊朗挥舞制裁大棒之后,它终于不堪重负,黯然退场。20日,伊朗方面证实,法国能源巨头道达尔石油企业已经正式退出在伊朗的能源项目。道达尔的离开将对伊朗产生何种影响?又将如何搅动国际能源市场?

    从“一搏”到“一退”

    伊朗石油部长赞内加证实,道达尔已经正式退出开发南帕尔斯天然气田第11期项目。在道达尔退出合作协议之前,项目的持股比例为:道达尔持股50.1%,中石油持股30%,伊朗国家石油企业持股19.9%。

    要放弃这个48亿美金的大单,道达尔心中也很不甘。一年前,川普入主白宫后敌视伊朗的言论频频,使那些想踏足伊朗市场的跨国企业望而却步。当时道达尔却展现出非凡的勇气,拿道达尔CEO潘彦磊的话讲,就是“一搏风险”。但一年之后,随着川普的口头攻击终于化作实际行动,道达尔也不得不在现实面前低头。潘彦磊用一句“这就是世界的现实”来表达他的妥协和无奈。

    中国前驻伊朗大使华黎明对解放日报?上观资讯记者表示,事实上,在美国5月退出伊核协议之后,道达尔即萌生去意。企业当月的声明曾写道,如果不能获得美国制裁豁免,就会退出该项目。由于道达尔在美资产达到100亿美金,90%的金融业务依赖于美国银行,此番知难而退也是意料中事。

    道达尔的离开,可能对伊朗造成三方面影响。第一,造成比较大的心理打击。先前,包括马士基、通用、西门子等在内的跨国企业怕制裁殃及,已经退出伊朗。而道达尔作为伊朗能源最大的欧洲买主之一,在西方对伊投资中具有标杆意义,它的离去将让其他跨国投资者考虑是否应当继续留在伊朗。

    第二,使伊朗对欧洲的信任降低,进一步依靠中俄。虽然欧洲“阻断法令”7日生效,鼓励欧盟企业无视美国威胁,尤其是鼓励中小企业与伊朗开展业务(欧盟官员甚至表示,如果欧盟企业遵守美国的二级制裁,它们将反过来受到欧盟的制裁),但比起欧盟的“较真”,许多欧洲企业似乎更怕美国的拳头。德国戴姆勒、法国标致都停止了与伊朗的商业活动。欧洲企业纷纷“投降”无疑深深刺痛伊朗的神经。

    第三,道达尔留下的真空有待填补。据悉,伊朗官员曾建议中石油接手,但也有知情人士透露,道达尔预计不会将所持股份出售给中石油,它只是希翼为所付出的投资争取适当的补偿。伊朗石油官员认为,作为最后的手段,伊朗国营石油企业可能接管道达尔的股份,但业界普遍认为,伊朗国内油企无力承接该项目。

    华黎明认为,道达尔的退出暂时不会对伊朗的能源产业造成太大影响,因为这期项目还没运行。按照约定,道达尔本应初期投资10亿美金(68.6亿元人民币)。然而,由于美国施压制裁,道达尔到今年5月投资额不足4000万欧元(3.1亿元人民币)。

    但另一方面,如果英荷壳牌、英国石油企业BP,以及日韩等有实力的西方企业迫于美国压力停止或不愿开展同伊朗的能源业务,而俄罗斯一些石油企业(如卢克企业)也暂停与伊朗建立合资企业的计划,再加上印度和土耳其又缺乏足够实力参与伊朗大型油气项目开发,那么能够在伊朗能源业扮演重要角色的国际玩家就会比较有限,从而限制伊朗能源产业的长远发展。此次道达尔的退出,已经让伊朗学习先进增压技术的想法落空。随着更多国际合作伙伴可能止步不前,伊朗能源业的潜在损失或许会更多。

    能源看涨但幅度可控

    美伊的缠斗也促使国际能源市场酝酿重大调整。

    伟德体育大学国际石油政治研究中心主任庞昌伟对解放日报?上观资讯记者表示,受美国制裁影响,伊朗出口受限,产能压缩,国际能源市场出现缺口,将加剧全球恐慌情绪,推动能源价格在波动中上涨。以石油为例,下半年可能冲破70―80美金区间,站到90美金以上,但不太可能超过100美金。原因有以下几点。

    第一,美国原油库存及产量双增长,同时精炼油和库存也大幅攀升。这意味着必要时美国会通过页岩油页岩气技术弥补产能。但同时,川普算过经济账――高油价固然能让美国石油出口商多赚点钱,但美国实体经济却要面临成本上升的风险,这对于即将到来的中期选举不是个好消息。为了赢得对能源价格变动最敏感的白人蓝领工人的支撑,川普政府希翼能源价格在合理区间浮动。

    第二,“欧佩克+”国家也将弥补产能。2个月前,欧佩克与俄罗斯等非欧佩克产油国在维也纳达成共识,决定从7月份开始适当增加原油产量,以促进市场供需平衡。名义上每天增产100万桶,实际上由于委内瑞拉、伊拉克等产油国能力受限,产量配额并不能完全落实。

    值得注意的是,为了避免重蹈20多年前的覆辙,欧佩克行事正在变得越来越谨慎。1997年,在雅加达的一次会议上,沙特不顾新兴市场正在酝酿的危机,说服其他产油国增产,但随后新兴市场出现危机并蔓延到俄罗斯和巴西,全球油价需求增长放缓,基准油价跌至每桶10美金以下。对沙特而言,这是一个痛苦的错误。自此之后,利雅得变得小心翼翼。这也说明了为何它在今年6月提高产量后,又在7月削减了产量――伊朗问题引发的地缘政治不稳定(尤其是伊朗和沙特间的矛盾),以及新兴市场货币贬值和贸易紧张局势,都可能导致原油供求生变,迫使欧佩克审慎决策。

    第三,中国等新兴经济体为能源供需平衡提供支撑。中国一方面将通过外交途径应对美国制裁伊朗后引发的贸易问题,另一方面将增强石油、天然气开发力度,确保自身能源供给安全。

    作为伊朗能源的重要进口方,印度的表态同样值得玩味。印度每日从伊朗进口原油约70万桶。就在美国公开表态希翼印度减少对伊朗原油的依赖,暗示美国能满足印度的能源需求后不久,新德里直言:“印度不承认单边制裁,只承认联合国的制裁。”而俄罗斯等国则在考虑调整其石油进口政策,可能通过易货贸易对伊朗施以援助。

    最后,伊朗被彻底挤出国际能源供应市场的可能性较小。庞昌伟预估,下半年伊朗每天约有100万桶石油可能受到出口限制,半年内受影响的石油供给量约为2000多万吨,“伊朗不会一下子关闭所有的出口通道,全球能源供应仍然充裕,大可不必惊慌失措。”庞昌伟说。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