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5.net

资讯故事:戈壁滩上团圆饭

www.chinaoilonline.com  2014-02-14 00:00:00
    2月1日,受冷空气影响,吐哈油区温度下降5摄氏度,最冷的地方降至零下18摄氏度。无遮无挡的戈壁滩上,冰冷的空气中弥漫着浓浓的年味。

    这年味,对盛建设夫妇来说,却有着不一样的感受。在离家300多公里的偏远井站,一家三口人,在一间10来平方米的房子里,用一台电磁炉和从8公里外集市上买回来的菜烹制团圆饭,品味着团聚的喜悦。

    这个井站位于吐哈油田企业温米采油厂红胡区块。起初,站上有8名员工轮流上班。由于自然条件艰苦,有的员工难以忍受戈壁的苍凉寂寞,先后离开小站。2000年年底,温米采油厂在红胡区块首次采用夫妻岗形式对生产运行进行管理,红胡站成了第一个也是温米油田唯一的夫妻站。

    去年8月,在这里驻守了13年的路大明夫妇退休了,把“接力棒”交到了盛建设夫妇的手里。

    “说起来,我与红胡站还挺有缘分的。1997年,红胡站刚刚投运时,我就在站上驻了3年。没想到,17年后的今天,我又成了这里的半个主人。”今年40多岁的盛建设,1984年在玉门老君庙油矿,后来辗转新疆,当了30年的采油工。工作性质的原因,盛建设常年与油井为伴,与家人聚少离多。“我接手这个井站,干得还是采油工的活儿。这个地方尽管远一些,但是毕竟是夫妻站嘛。大家一家三口人过去分处三个地方,现在减少成两地了。”对丈夫的这份选择,妻子何彩霞也有同样的理解:“之前,我在鄯善生产区跑车,配合抽油机保运,成天来回跑,照顾不上老公和孩子。现在,每天能跟他同进同出,在一起工作生活,感觉踏实多了,心里也少了牵挂。”

    牵挂少了,责任却大了。“这个站的情况比较复杂。有的井含水已上升到70%,站里的3台注水泵运行压力都在30兆帕以上。”盛建设说,红胡站投运之初,只有7口油井和6口注水井,原油产量只有二三十吨,不到采油厂产量的5%。如今这个站油水井已超过50口,承担了采油厂近20%的原油生产任务。只有对每口井、每台泵精心呵护,才能保证油气生产不受影响。井分布在方圆20公里内,正常的话,一天下来,要跑30多公里路。他们用脚步丈量着这块土地,记录着井站的每一个变化。

    红胡夫妻站,在这对“新人”和另一对“老人”申东成夫妇的轮流值守中,延续着成长的故事。

    “因为轮班的老申最近身体不太好,我与老婆一合计,大冷天的,就别让他们来接班了,干脆让他们在家过年吧。”今冬最冷的两个月,盛建设夫妇继续留守在岗位上。

    接过丈夫的话茬,何彩霞说:“老申他们平时也挺辛苦的。大家年轻一些,春节留守在这也没什么,都习惯了。不过,就是亏欠姑娘太多了。”盛建设夫妇的孩子在哈密基地读高中,长年一个人在家。这个春节,孩子眼巴巴地盼着父母能回去,而这个不应是奢望的等待又一次泡汤了。除夕前一天,父母的一根电话线把她“牵”到了这个偏远地方。

    冬日的戈壁,寒风刺骨。油井的“脾气”也令人难以捉摸。1月29日20时,盛建设夫妇陪孩子吃过久别后的第一顿团圆饭,去站里调配水量时,发现水量突然增大,再对着单井流量计判断,认定是井上出了问题。“我俩开着车就往井场赶,拿着手电,仔细寻找,发现HS-2井井口卡箍破了。”盛建设说,“如果不及时处理,会造成井场污染,对邻井生产带来影响。”

    夫妻俩把问题处理完,衣服上、手套上也结满冰碴。在昏暗的灯光下,当看到父母一脸疲倦、满身油污地回到站上,一直担心的姑娘什么也没有说,一下子扑到父母的怀里,哭了。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