伟德国际

大年夜的一坨饺子

www.chinaoilonline.com  2011-11-25 00:00:00

  按说谁家的饺子都论个,可张春喜印象最深的饺子就是一坨。咋回事?听我慢慢道来。

  有着6年“海龄”的张春喜是大庆钻探钻井一企业DQ009钻井队带班队长,先后转战巴基斯坦、苏丹、伊拉克等海外市场,当过机械师、司钻、带班队长。回忆自己的海外经历,张春喜有说不完的故事,但印象最深的还是2010年的春节,那顿年夜饭至今历历在目。

  2010年春节期间,由于合同原因,GW115队处于等停状态,需要把井场设备全部转移到甲方规定的黑格里空井场。

  井场当时除了张春喜、平台经理还有两位雇员,4个人要把整个队的设备搬走,难度可想而知。但倔强的张春喜把心一横,“大庆人,责任比天大,就是脱掉一层皮,也要把任务完成。”

  一旦铁了心,就有一股使不完的狠劲儿。

  张春喜和平台经理为此制订周密的工作计划。井上人少,必须要发挥两个人和可调设备的最高效率。当时苏丹正值高温酷暑,当地泥土的颜色为红色,在外面干会活儿,两个人工作服里的白背心都变成红色。就是在这样的条件下,两个人每天早上4点钟左右就起来干活儿,整理,装箱,等待搬家企业。搬家企业到井场的时间并不固定,但由于张春喜他们准备工作做得很充分,装车效率很高。为尽早完成任务,两人经常省去午饭,平均每天能装15车左右。下午4点钟搬家企业的车走后,两个人才能吃上饭。

  搬家的第三天是中国的农历大年三十,已到了中午时分,搬家企业还没来,两人以为车可能不来了,开始包饺子。饺子刚出锅,外面响起汽笛声。两人匆忙把饺子盛入盘中,开始忙着装车。谁知这一忙就是5个小时,等回来的时候,一盘饺子成了一坨。两人又饿又累,狼吞虎咽地把凉透的“大饺子”吃完,倒头大睡。

  就这样,短短7天,张春喜和队友装完井场上的所有设备,共计122车货。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