伟德国际

李强印象

www.chinaoilonline.com  2011-08-31 00:00:00

    每天坐电梯上下,常会碰到一个浓眉毛、戴眼镜的中年男人,不是一身汗水地打电话,就是和别人谈工地的事,满口我听不懂的术语。直到敲开他位于石化大厦8楼的办公室,我才知道,他叫李强,是工程建设部CFB锅炉项目施工协调、质量管理的项目经理。

    8月23日上午,我走进李强的办公室时,恍然有种走进作战室的错觉。除了桌上一摞一摞的图纸资料外,墙面的空白处贴满了平面布置图和设备总图,我数了数,大小一共九张。

    在等待他接受采访的时候,不到五分钟的时间里,他接待了两位来访的施工方人员和一个工作电话。

    “真不好意思,每天都这样,忙忙碌碌的。”处理完手头的事,他才歉然地给我倒了杯水,把滑在鼻尖上的眼镜推至鼻梁,和我聊起了他的工作。

    “煤焦代油这个名字起得很好”。

    李强口中的煤焦代油改造工程是九江石化800万吨/年油品质量升级的前期配套工程,2台220吨的锅炉投产后,可以全煤、全焦和煤焦混烧三种不同工况,提供多种压力等级蒸汽,满足企业节能降耗等生产需要。

    有着24年锅炉设备管理经验的李强告诉我,锅炉建设工期一般至少要23个月,而且施工场地非常散落,80%以上工作量属于高空作业。一台锅炉的安装仅本体部分就有六七千道高压焊口,加上锅炉里里外外的密封焊点更是难以计数。

    九江石化煤焦代油改造工程是在老装置的基础上拆旧建新,要迁建的构建筑物多达十几座,生产装置有4个,不仅项目多,施工点散布,更主要的是很多项目都要在保证正常安全生产的情况下进行拆迁,其难度、风险性和工作量相当于建两套同样的装置。仅主装置北区的燃油泵房的迁建工作,前后就整整花了七个月,难度之大可见一斑。

    李强所在的煤焦代油项目团队只有6个人,负责散布在十个作业区的施工质量管理和协调。工程承包单位多,每个施工单位的人员、经验、技术、管理良莠不齐,施工进度、安全管理、质量监督、工作协调,哪件事都费力费神,轻视不得。

    “边生产,边施工,难度相当大,地面上的还好一点,关键是地下的管网、电缆众多”。

    李强说,煤焦代油工程中土建施工占了工程总量的25%左右,按照EPC框架协议,施工承包方要求无障碍的三通一平条件下施工,可九江石化多年的建设,埋藏在地下的水、油、电管缆纵横交错,情况复杂,施工几乎每前进一步都会遇到需要去协调处理的问题。

    “我是学热工出身,但在煤焦代油项目中,土建、机、炉、电、仪表、水、铁路、燃料输送等众多专业都涉及到了”。

    在这种情况下,李强每天的工作时间长达十几个小时,这些牵扯到各方面的事情让他感觉责任和压力非常大,就连睡觉脑袋都没闲下来的时候。

    李强说,主装置改造虽然难度大,但最难的是在3号铁路卸煤线地槽的施工。总长180多米的地槽,光挖沟就要挖8-14米深,而且经过液化气罐区、地底情况复杂,沿途还要设137根临时围护人孔桩,最深的竟达21米深,而且有36根之多。

    “那是花人工最多的,一个孔桩,一天只能挖一米多深。”

    李强不敢懈怠,每个环节都力求想在前头,协调落实到位。经过施工单位连续几个月的努力,临时围护用的人孔桩已全部完成,3号卸煤线地槽土方量已完成70%,但李强仍不敢有丝毫松气的感觉,他最担心还的是煤焦棚的施工。

    按照设计图纸,15米高的锅炉煤焦堆棚要打130多个人孔桩。在这个俗称“垃圾场”的作业区,施工环境极其复杂。头顶是两条高压线,脚下方圆2万平方米的地方,十几年堆积下来的施工、建筑、生活垃圾至少有15万方,垃圾层的平均厚度达到9米深,垃圾下还有历年留下的一道道挡土墙。为了保证施工质量,原本只要几米深的人孔桩最后打到了14米。一个人孔桩直径只有80公分,完全靠人工逐层开挖。从提高整个垃圾场地基的密实度的需要,还得打1300多根CFG桩。施工的难度大、工期长倒是其次,安全风险更是难以预料。

    “垃圾材料不同,降解程度就不一样,会不会塌方、会不会中暑、有没有沼气、会不会中毒、供风用的空压机要是停电怎么办?作为施工现场项目经理,方方面面的细节和措施都要考虑到,稍有疏漏都是大事故。”

    人孔桩施工的高潮阶段正是九江的酷暑季节,在炽热的阳光下,多站一会儿都会汗如雨下,垃圾散发的腐败气味,让人几乎窒息。李强的心思全在施工质量和安全上,根本顾不上热不热、臭不臭的问题,只有回到办公室才发现,工作服上布满了一层又一层的盐渍。

    “这么大一个工程项目建设,不是每个人都有机会,对个人来说,很有挑战性,更是一种难得的历练”。

    在采访过程中,我注意到李强的神情有些疲惫,但那双眼睛显然跳动着明亮的光亮。

    “3号卸车线建成以后,可以同时承接10节火车卸料。570米的双线燃料输送管带采取无缝接卸,像一条巨龙一样连接南北大通道,建成后,绝对会成九江石化的一道亮丽景观”。

    李强自豪地说:“到时候,我带你去看!”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