伟德国际

平凡人朱电垒

www.chinaoilonline.com  2011-08-19 00:00:00

    从没有想过要把一个男人形容成一种花草,而朱电垒是个例外。朱电垒,河南人。当过兵,不善言辞。

    “我没有什么,好写的!没干过什么大事,都是我份内的事!”朱电垒口中的小事,份内的事,应该就是大家都不愿理会的“小事”:春天拔草、种菜、栽花,冬天扫雪清路。

    采油三队队部办公楼和住宿区,有几片黄花地和月季园,这里也是朱电垒工作之余的主战场:

    春天,凌晨5点“老朱”就起来拔草翻地、做菜畦,种花种菜。“种花种菜,是有节气的一天也不能耽误!”

    夏天,正中午别人在抽空午休补觉,“老朱”又是平拿起锄头,跑进了他的菜园。“这样除掉的草容易死,不然有的草有复根,早上粘上露水,过上两天它还会活过来。”

    秋天,“老朱”早早为月季剪枝,用土培埋,把剪下的花枝挑选育在花盆里。“西北天气冷的早,在我老家一般冬天都不用管。在这可不行,深秋夜里就上冻了,就会冻死。这些小枝培育起来明年栽,慢慢的花园的花就多了稠密了!”

    冬天,雪后又是“老朱”第一个拿起笤帚铁锹扫雪清路。“这些雪,在西北可是宝,把雪堆到菜园、花园里,这样既可以为它们保暖也可以利用水资源。”

    说到这,大家也许会以为朱电垒是一名园丁!其实“老朱”是盐池采油厂采油三队的一名劳务工,司机是他的本职工作。

    在油田,井区分布点多,面广战线长,作为一名油田的司机,日常的工作量并不轻松。

    朱电垒的手机有时间比对领导的还忙碌!全天24小时开机。哪怕是凌晨两点电话铃响!

    “朱师傅,井上停电了,能不能给大家送桶柴油呀!”……“好!”

    今年,赶上油田大开发,队里的司机每天更是起早贪黑,汗里来汗里去,忙得不亦乐乎!可朱电垒还是一直对他工闲之外那些“份内”的事情乐此不疲。

    “朱师傅,能不能帮我灌桶水,抽空帮大家送上来,井上快没有水啦!”“朱师傅,帮我买双腿鞋,回来给您钱!”“朱师傅,家里邮寄的包裹来了,您帮我到邮局去一下!”“朱师傅,我有点感冒,帮我去医院买点药吧!”朱电垒都会爽快的答应并办妥!

    ……

    可面对笔者,朱电垒除了会说这是“小事”,那是“份内”的事,更多的是保持沉默或迅速的“逃跑”。

    在笔者眼中他就如一株小小的含羞草,花小、色红,生在旷野中自开自落,拥有着一份不愿让人触及,独有的美丽“平凡”。是的,其实含羞草并不是真的会“害羞”,那只是一种善于自我“保护”的现象。而朱电垒,无论从外形或气质上都给人那种平凡的感觉,而这份“平凡”的背后,给人更多是不平凡的感动。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