伟德国际

“兵哥”徐立

www.chinaoilonline.com  2011-08-15 00:00:00

    “1#油嘴燃烧不好,需切回烧瓦斯。”

    “2#油嘴熄火,马上切回烧瓦斯。”

    “不行,3#、4#火嘴又熄火了……。”

    6月30日下午,茂名石化炼油分部联合一车间四号常减压装置为进行瓦斯加热器改造项目的瓦斯碰头工作,正准备切换至全烧油切出瓦斯系统。但切换过程中问题频频出现,一停瓦斯,火嘴就熄火。

    16:10时,交接班后,在炉岗位摸爬滚打了二十年的退伍兵徐立脑中带着多个问号到现场查个究竟。遇到问题爱追根到底直至问题解决,是“兵哥”徐立的一贯作风。

    “重新点火嘴试试。”5#、6#油嘴点燃,一停瓦斯,碰到同一问题――油嘴熄火。7#、8#油嘴也是雾化不好……

    “为什么会这样?”“减压炉油嘴烧的基本上都是三催化的回炼油,莫不是时间长有催化剂粉末等杂质堵塞了油嘴?”徐立脑中的“?”号在不停地打转转。经过详细的分析,徐立向车间建议,先把油嘴全部停下来,统一吹扫后,再投用。车间杨强书记认为此建议不错,马上向上级申请把减压炉改回全烧瓦斯,待油嘴一个个分别用蒸汽吹扫后,再改全烧油。

    18:30时,生产处同意后,徐立开始减压炉油嘴的蒸汽吹扫工作。

    “大家用倒吹扫法,安全且保证吹扫效果。”徐立认为向减压塔吹扫的效果较好,又向车间建议。

    “改通燃料油的吹扫流程,返塔的阀门已经打开。”

    “确认加热炉燃料油阀已全关,现在分批给每个火嘴都蒸汽吹扫,我先慢慢开点蒸汽……”说完,徐立转身打开总吹扫蒸汽的排凝阀。

    19:30时,“有些火嘴油枪吹不通。”徐立在检查火嘴油枪是否吹扫干净的时候,又发现了新问题,“得拆装。”把火嘴的油枪拆下来吹扫,这不是一件容易的事。“要做就把事情做好。”这是“兵哥”徐立的做事原则,虽然拆装油枪又脏又累,但他却主动申请拆装火嘴油枪。车间杨强书记和郭胜军主任都佩服他那股认真劲。

    “三号和四号火嘴的油枪已经拆装完毕,七号和九号火嘴的油枪都已拆装。”徐立两手都是油污,一边抬起手用衣袖抹去脸上的汗珠,一边用对讲机与班长汇报。炉底又暗又热,一个油枪就有几十斤重,他一人就独立高效完成了六个油枪的拆装工作。“没有要拆装的了,吹扫很快就结束,等一下加热炉就烧燃料油!”

    21:30时,停蒸汽吹扫,开始切换烧燃料油。

    “先用装置的常底油,暂时不用三催化的回炼油。”徐立为确保燃烧效果继续提出他的想法。

    加热炉最害怕的就是超温,所以全烧燃料油绝非易事。在燃料油和瓦斯互相切换的时候,就重在一个“慢”字。徐立蹲在看火窗下,慢慢开大燃料油,不时向内操询问油量和温度,再慢慢关小直至关死瓦斯。期间还慢慢调节雾化蒸汽,就怕一不小心吹熄了炉火,想再点起来就不容易了。炉火把“兵哥”徐立烤得满头大汗,衣服紧紧地黏在身上,但火光映照的脸上却是一如既往的认真和专注。

    22:00时,加热炉燃料油火嘴越烧越旺,燃烧正常了!加热炉切换全烧油大功告成!

    第二天,改造项目的瓦斯接头工作如期进行,该节能改造项目也以最快速度实施投用,瓦斯温度由33℃提高至105℃,加热炉消耗的燃料气减少100Kg/h,每年可节能增效226.8万元。

    “兵哥”徐立更是别样的高兴,“守炉”二十年,每次为装置解难题,哪怕为企业的安全和节能增效做出一点点贡献,心里都“特别的舒坦”。因为他印证了部队里经常唱的那首歌“咱当兵的人,就是不一样!”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