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5.net

多省市举行听证会 专家称天然气应谨慎涨价

www.chinaoilonline.com  2010-11-26 00:00:00

    自今年6月1日,国家发改委统一将国内天然气出厂基准价格提高了0.23元/立方米以来,全国各大城市相继掀起了天然气涨价潮。

    继重庆、成都、沈阳、西安、武汉、合肥、长沙、石家庄等诸多个城市举行听证实施涨价之后,本月12日,作为我国天然气消耗最大的城市,北京举行居民天然气调价听证会,通过天然气涨价0.23元的方案,居民天然气价格上涨至2.28元/立方米。

    截止到目前这轮天然气“涨价潮”似乎并未就此停止,反而正在向更多的城市蔓延。近日,郑州、兰州等地已先后召开民用天然气调价听证会,长春、哈尔滨等地天然气调价听证会也即将召开。 

    此番天然气涨价,源于国家发改委“解决随着国际、国内能源市场供求形势变化,国内天然气价格偏低日益突出的矛盾。为促进资源节约,理顺天然气价格与其他可替代能源的比价关系,引导天然气资源合理配置,决定适当提高国产天然气出厂价格,完善天然气相关价格政策和配套措施的初衷。”因此,国家发改委针对天然气价格调整的“宣言”一出,随即拉开了新一轮全国性气价上涨的序幕。

    非涨不可?

    如果涨价是运用经济手段来提高对民用管道燃气的节约,试想,谁会因价格便宜而在家将燃气没事烧着玩呢?

    近年来,国内资源和能源领域相继推行了定价机制改革,其核心就是要改变过去严重扭曲的计划定价体系,通过价格杠杆,让资源和能源实现更合理的利用。

    在连续两年出现“天然气荒”后,国家发改委负责人日前暗示,我国天然气脆弱的供应状况今冬依然“不容乐观”;有企业更是言之凿凿地宣称:“今年年底我国局部地区肯定还要气荒,基本无法避免。”而此前,北京、沈阳、合肥、长沙、重庆、成都等国内多个城市已举行了天然气居民用气价格调整听证会,也为天然气涨价铺平了道路。

    难道天然气是真的非涨不可吗?有民众反问:如果天然气涨价是为了运用经济手段来提高对民用管道燃气的节约,试想,谁会因天然气价格便宜而在家将燃气没事烧着玩呢?

    业内专家表示,如果天然气涨价是所谓的“理顺价格”,那么民用管道天然气价格到底是哪里“不顺”呢?无非就 是说燃气的“批发价”高于“零售价”。思考这个问题的方向有两个——提高零售价和降低批发价,遗憾的是大家的城市管理者总是习惯性地向“薄弱环节”的方向去思考,就是提高民用燃气的零售价。

    燃气行业作为公用行业,不单纯是企业行为,更多的是社会责任和公益性的体现。即使要调整天然气价格,今年也不是一个最佳时机。当前,我国正面临着通货膨胀压力,在这样一个十分特殊的敏感时期去调整燃气这个真正关系到国计民生的公共服务的价格,是不是有些不合时宜呢?

    谁该为“气荒”买单

    三大巨头是否有足够动机解决“气荒”令人生疑,而老百姓也没有理由为所谓的“天然气荒”买单 据了解,“天然气荒”的首要原因是“地下储气库建设相对滞后无法满足调峰需要”。我国已规划的天然气地下储备库,大部分据称仍在“建设中”,形成实际储备能力的,仅有华北和大港两个地下储备库群,难以承担全国范围内的调峰重任。

    其次,天然气作为21世纪最清洁的能源之一,在我国能源结构的比重也确实偏低。因此,工业用气用的无序发展,也是造成“天然气荒”的一个不可忽视的主要原因之一。

    而据有关部门预测,未来5年内,我国每年进口的天然气将超过1200亿立方米,到2015年(一说2020年)我国天然气对外依存度可能将达到50%。其直接后果就是,我国的天然气供应将越来越多地受制于国际市场产量和价格的波动,天然气短缺的状况将会不定期的出现。

    再次,就是我国天然气行业缺乏竞争机制。在美国,天然气上游生产企业多达6800多家,其中年产30亿立方米以上的生产商有30家。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我国天然气上游生产商主要是中石油、中石化和中海油三大国有企业,其中仅中石油一家就垄断了我国天然气市场83%的份额。从中石油、中石化和中海油不久前发布的三季报中显示,今年前三季度企业业绩均大幅上扬,天然气业务的表现更是耀眼。这不得不令人质疑,这些企业是否有足够动机去积极解决“天然气荒”,让天然气价格降下来。显然,老百姓没有理由为所谓的“天然气荒”买单。

    公共产品应谨慎涨价

    天然气作为一种公共产品,具有区别于其他商品的特殊性,不应过分强调市场化

    据bwin足球APP下载大学教授、天然气专家刘毅军先容,在6月初发改委提高国内天然气出厂价格之时,美国天然气出厂价格相当于每立方米1.05元人民币,国内价格上涨之前为0.95元人民币,涨后价格为1.18元人民币,已经高于美国。虽然中国天然气在配送过程中费用较美国高,但国内天然气出厂价格很难用“低”来形容。

    国家能源局石油司副司长胡卫平在2010年迎峰度冬天然气保障协调会上发言也指出,解决“气荒”的根本出路是对天然气市场进行改革,放开市场、打破垄断,让更多的企业来参与竞争,否则“气荒”就难以根治。“涨价根本解决不了问题,价涨到多高都无法满足企业利润最大化的要求。如果说要涨价,也要在放开市场、多元竞争的基础上。实际上,海外不少天然气充分竞争的国家,价格比中国低,市场供应充足,而企业照样也在盈利。”

    市民普遍担心“今年以来,粮油、蔬菜、白糖、棉花、乳品等轮番上涨,感觉跟老百姓生活相关的生活用品都在涨价,天然气价格上涨可能只是由此带来的一个连锁反应,下一步还会不会有更多的公共产品涨价?”

    一些听证代表也认为,面粉、食用油、棉花等与老百姓生活息息相关的产品都在涨价,已影响到了百姓特别是低收入困难群体的生活。随着天然气涨价,多种产品涨价形成的叠加效应带来的影响可能更大,加重了百姓对未来的通胀预期。天然气行业应充分体现社会性和公益性特点,避免公共产品价格连锁上涨引发一系列社会问题。

    北京商业管理干部学院教授、北京市人大代表强磊认为,民生价格调整应该和居民收入相一致。在目前涨价风潮席卷生活、生产多个领域的情况下,唯独居民收入没能跟上,需要政府认真协调予以处理。 

    北京当代律师事务所卫爱民在听证会上表示,石油燃气等不是市场化的行业,不能单纯以企业盈利为目的。“垄断是为了保证社会运行的安全,而不是盈利,是为了保护国家利益和消费者利益。如果再涨价,是平抑物价还是推波助澜?”中石油近几年的上市企业财务报表显示利润很高,而且当前各类物价上涨压力很大,中石油和中石化等国企都应该为减轻当前通胀压力做贡献。

    天然气作为一种带有公益性质的公共产品,具有区别于其他商品的特殊性,不应过分强调市场化,而使其公益性逐步消失,最终损害的是居民的利益。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