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5.net

新疆资源税改革先行试点正式拉开全国改革大幕

www.chinaoilonline.com  2010-06-04 00:00:00

     6月1日,财政部、国家税务总局一则关于印发《新疆原油 天然气资源税改革若干问题的规定》的通知,使得近期社会各界一直期待的新疆资源税改革“靴子落地”终成现实。这意味着,我国酝酿数载的资源税改革,以新疆先行的方式正式拉开改革大幕。

  根据两部门规定,于6月1日正式启动的新疆资源税改革涉及原油和天然气两大资源,二者资源税实行从价计征,税率均为5%。

  “新疆资源税改革试点的正式启动,标志着我国资源税改革取得重大进展。”财政部财科所所长贾康2日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在全球发展低碳经济的大潮下,我国资源税改革的推进,对于完善资源产品价格形成机制、更好引导经济结构调整、缓解中西部地区财力紧张都具有重要意义。

  税收将与资源价格变化挂钩 改革助增新疆地方财力

  资源税属于地方收入。在资源价格普遍上涨的背景下推进资源税改革,税收将与资源价格变化挂钩,无疑将增加地方政府财政收入。此次中央在新疆先行试点资源税改革,表明了中央推动新疆加快发展的坚定决心。

  乌鲁木齐市委党校经济学教研室副教授王凤丽认为,资源税计征方式由从量计征改为从价计征,将会对新疆地方政府财政收入产生深远影响。

  我国现行资源税采用从量计征,征税范围限于原油、天然气、煤炭、其他非金属矿原矿等七个品目。在近年来资源价格不断攀升的情况下,从量计征的方式已经脱离实际,资源税收入不能随资源产品价格和资源企业收益的变化而变化,税负水平过低,难以反映资源的稀缺程度,造成资源浪费。

  以新疆为例,1993年新疆石油价格为每吨480元,天然气价格为每千立方米200元,按从量计征原则,当时资源税税额标准为石油每吨12元,天然气每千立方米4元,折算成资源税税率分别为销售收入的2.5%和2%。然而,到了2008年,新疆石油价格已经达到每吨4800元,资源税税额标准虽有所提高,但仍为每吨30元,折算成税率还不到1%。

  对此,专家认为,由于我国矿产资源相对集中在经济落后的中西部地区,过低的资源税导致利益分配机制不合理,资源富集但财政困难现象突出。

  中国人民大学财金学院教授安体富指出,资源税由从量计征到从价计征的改革,实际上提高了税负,间接提高了产品价格,有利于完善资源产品价格形成机制,并帮助资源输出大省在资源开采中获得更多财政收入,有助于增加地方政府对破坏资源的补偿投入,更好保护环境。

  5%税率符合市场预期 逐步实施缓解企业成本压力

  在新疆方案出台之前,原油、天然气从价计征的税率将如何确定成为市场关注的焦点,这关系到资源开采企业的成本将上升多少。

  多位专家在接受记者采访时都认为,5%的税率符合市场预期,这一税率较从量计征时的折算税率有所上升,但与国际上很多国家超过10%,甚至高达50%的税率相比仍属较低水平,对资源价格的调整幅度不会太大。

  国信证券研究报告认为,原油和天然气资源税在新疆率先试点对两大石油企业业绩直接影响较小。对于中石油而言,在新疆的原油和天然气产量占到企业总产量的10%,中石化在新疆的资产相对较少。

  不过,对于两大石油企业而言,资源税改革终究会增加其成本。记者从中石油获悉,2009年中石油上交地方财政的资源税是32亿元,资源税由从量计征改为从价计征,按油价80美金一桶计算,每年上缴的资源税约相当于目前的七倍。

  一些业内人士建议,考虑到先前陆续开征的各种收费挤占了税收空间,为缓解企业成本上升压力,国家应借推进资源税改革契机,加快研究出台税费综合改革配套措施,逐步取消资源税以外原先开征的各种收费,达到“立税清费”的目的。

  值得关注的是,此次出台的新疆改革方案中并未涉及煤炭这一重要资源。市场人士分析,暂不将煤炭列入新疆试点范围,一方面因为煤炭不是新疆的主要资源,另一方面,目前我国煤炭需求旺盛,煤炭价格已处于上升周期,在夏季煤炭需求高峰来临之前推行煤炭资源税改革或有进一步推高煤价的风险。

  把握改革时机 专家呼吁改革应尽快推向全国

  新疆资源税改革的先行启动,也使得下一步资源税改革何时推向全国备受关注。

  我国资源税改革方案曾两次被暂时搁置,一次是2007年担心经济过热时推出会加速物价上涨,增加通胀压力;一次是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致使国内经济迅速下滑,担心加重企业负担,影响企业发展。

  专家们认为,此次资源税改革在新疆的试点,将为下一步全国改革积累更多经验。同时,试点的顺利推行,也将为全面推行改革扫除障碍。

  “如今改革由从量计征转为从价计征的基本方向已定,在试点的基础上,下一步向全国推广将相对容易,不过时间将最终等待中央确定。”首都经贸大学财政税务学院教授丁芸说。

  安体富也表示,资源税改革在我国已酝酿多年,各方面均已准备就绪。现在是改革推出的最好时机,全球经济整体来看已走出低谷,我国经济也已经稳步复苏,同时尚未出现明显的通胀压力。

  安体富建议,资源税改革经过新疆的试点工作后,应尽快向全国范围推开。“虽然目前通胀压力不大,但通胀预期犹存,因此对资源税改革而言,机会稍纵即逝。”

  此外,一些市场人士也认为,由于新疆地区资源税改革将使该地区资源开采成本上升,或将导致更多的投机者进入其他未改革地区寻求最后的逐利机会,加剧资源的浪费。从这个角度上来说,资源税改革从试点到全面推开的时间差也是宜短不宜长。

 

    新疆拉开全国资源税改革大幕 涉及两大资源

  新疆先行试点 涉及原油和天然气两大资源

  6月1日新疆资源税改革正式启动,涉及原油和天然气两大资源,二者资源税实行从价计征,税率均为5%。此举意味着,我国酝酿数载的资源税改革正式拉开大幕。 

 
  6月1日,财政部、国家税务总局印发《新疆原油天然气资源税改革若干问题的规定》的通知。国家发改委昨天又在网站上发布深化经济体制改革重点工作意见,再次提到资源税和资源性产品价格改革。

  昨日,本报记者联系专家了解到,资源税改革方案已经成型,何时推出只是时机问题。在推出资源税改革的同时,还将进一步理顺资源性产品价格机制。

  改从量计征为从价计征是改革讨论中的一个共识。新疆试点中,就改从量计征为从价计征。

  近年来资源价格不断攀升,但从量计征令资源税收入不能反映产品价格和资源企业收益的变化,税负水平过低,造成资源浪费。

  以新疆为例,1993年新疆石油价格为每吨480元,天然气价格为每千立方米200元,按从量计征原则,当时资源税税额标准为石油每吨12元,天然气每千立方米4元,折算成资源税税率分别为销售收入的2.5%和2%。然而,到了2008年,新疆石油价格已经达到每吨4800元,资源税税额标准虽有所提高,但仍为每吨30元,折算成税率还不到1%。

  中国人民大学教授安体富指出,资源税由从量计征到从价计征的改革,实际上提高了税负,间接提高了产品价格,有利于完善资源产品价格形成机制,并帮助资源输出大省在资源开采中获得更多财政收入,有助于增加地方政府对破坏资源的补偿投入,更好保护环境。

  政策解读

  企业缴税上升七倍

  在新疆方案出台之前,原油、天然气从价计征的税率将如何确定成为市场关注的焦点,这关系到资源开采企业的成本将上升多少。

  多位专家在接受记者采访时都认为,5%的税率符合市场预期,这一税率较从量计征时的折算税率有所上升,但与国际上很多国家超过10%,甚至高达50%的税率相比仍属较低水平,对资源价格的调整幅度不会太大。

  国信证券研究报告认为,原油和天然气资源税在新疆率先试点对两大石油企业业绩直接影响较小。对于中石油而言,在新疆的原油和天然气产量占到企业总产量的10%,中石化在新疆的资产相对较少。

  不过,对于两大石油企业而言,资源税改革终究会增加其成本。记者从中石油获悉,2009年中石油上交地方财政的资源税是32亿元,资源税由从量计征改为从价计征,按油价80美金一桶计算,每年上缴的资源税约相当于目前的7倍。

  很多人关注资源税增加会否最终传导到终端产品。“资源税改革需要和资源性产品价格改革结合起来,否则每一次调整资源性产品价格,都给人涨价的印象”,中科院财贸所专家告诉记者。

  前景展望

  今年全面推开?

  现在方案已基本成型,只是如何和何时向全国推出的问题。社科院财税研究中心秘书长张斌指出,全国推行资源税改革时机关键要看税负增加最终会否推高终端产品的价格,导致通胀发生。

  多位能源专家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资源品价格改革和资源税架构应该同步推动,今年改革的时机更加合适”。

  此外,一些市场人士也认为,由于新疆资源税改革将使该地区资源开采成本上升,或将导致更多的投机者进入其他未改革地区寻求最后的逐利机会,加剧资源的浪费。从这个角度说,资源税改革从试点到全面推开的时间差宜短不宜长。

  市场影响

  石油巨头

  影响不大

  华泰联合证券市场人士表示,由于本次资源税改革仅在新疆试点,对上市企业影响不大。但考虑到未来征收范围可能扩大,届时有色、煤炭、石油、天然气以及火电、钢铁等多个行业都会受到影响。

  瑞信在研究报告中表示,如果新资源税规定只在新疆实施,bwin足球APP下载与中国石化的利润将分别下降2%和1.5%。不过,石油资源税后,可能会涉及暴利税的调整,总体的成本并不会得到很大提升。而对天然气征收资源税,会增加相关企业的税负,但影响有限。“天然气涨价已经抵消了资源税的征收,而且中石油、中石化从天然气涨价中获得的利益高于资源税征收的成本。”华泰联合证券分析人士告诉记者。

  不过,该人士表示,如果未来资源税征收内容和范围进一步扩大,煤炭行业最有可能列入征收范围,因而对本来业绩已亏损的电力行业是雪上加霜,火电行业将成为煤价上涨的直接转嫁对象,面临的压力最大。

 

    资源税改革开闸 价格改革临门 

    财政部6月2日全文公布了《新疆原油天然气资源税改革若干问题的规定》(下称新疆资源税改革规定)。财政部表示,该规定是为了落实5月19日中央新疆工作座谈会关于在新疆率先改革资源税的决定。

    此前5月17日—19日举行的新疆工作会议上,中央政府决定,在新疆率先进行资源税费改革,将原油、天然气资源税由从量计征改为从价计征。昨天,落实这一决定的详细方案正式公布。财政部、国家税务总局联合发文,规定在新疆开采原油、天然气,缴纳资源税实行从价计征,税率为5%。

    尽管资源税改革何时推广到全国并无确定的时间表,但资源税改革率先在新疆破局,具有强烈的符号意义。由于资源税改革牵一发而动全身,势必会引发资源品价格改革等连锁效应。

    资源税改革试水新疆

    财税部门出台专门规章,在不修订现行《资源税暂行条例》的情况下,先行改革在新疆开采原油和天然气征收资源税的规定。按中央政府的计划,资源税改革包括三个方面,即扩大资源税征收范围、改变资源税计税依据、提高资源税税负。

    规定称,纳税人开采的原油、天然气,自用于连续生产原油、天然气的,不缴纳资源税;自用于其他方面的,视同销售,依照改革后的新规定计算缴纳资源税。

    据新疆资源税改革规定,三种情况可免征或减征资源税。这包括,油田范围内运输稠油过程中用于加热的原油、天然气,免征;稠油、高凝油和高含硫天然气,减征40%;三次采油,减征30%。

    新疆资源税改革规定要求,资源税纳税义务发生时间、纳税地点、纳税期限、征收管理等按照现行《资源税暂行条例》及其实施细则等实行。新疆资源税改革新规自2010年6月1日起实行。

    国家发改委能源研究所原所长此前接受南方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目前的资源税税率过低,没有体现资源品的价值。

    以新疆为例,1993年新疆石油价格为每吨480元,天然气价格为每千立方米200元,按从量计征原则,当时资源税税额标准为石油每吨12元,天然气每千立方米4元,折算成资源税税率分别为销售收入的2.5%和2%。然而,到了2008年,新疆石油价格已经达到每吨4800元,资源税税额标准虽有所提高,但仍为每吨30元,折算成税率还不到1%。

    华安远见能源行业分析师在接受南方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5%的税率目前来看是比较合适的,虽然这一水平与国际上很多国家超过10%相比,还差得比较远,但改革不可能一步到位。

    天然气价格被迫调整

    而此番原油、天然气资源税改革能够率先在新疆破局,也是经历一番长时间的酝酿,尤其是天然气价格的改革。

    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31日宣布,自6月1日零时起将汽、柴油价格每吨分别降低230元和220元(折合每升0.2元左右),国产陆上天然气出厂基准价格每立方米提高0.23元,并进一步改进天然气价格管理,完善相关价格政策。

    发展改革委价格司司长曹长庆表示,目前国内天然气价格明显偏低,与其他可替代能源比价不合理。各地纷纷进行油改气,争上以天然气为原料和燃料的高耗能项目,导致资源供应紧张。为促进资源节约,理顺天然气与其他可替代能源的比价关系,引导天然气资源合理配置,改善市场供应,国家决定适当提高国产陆上天然气出厂基准价格。

    发展改革委将部分油气田一、二档气价进行并轨,取消了价格“双轨制”;进一步扩大价格浮动幅度,允许供需双方以出厂基准价格为基础,在上浮10%、下浮不限的范围内协商确定具体价格。要求各地原则上按照与汽油最高零售价格不低于0.75∶1的比价关系理顺车用天然气价格,保持车用气的合理比价。

    而在现在的时间节点调整天然气价格,除了给资源税改革开道,面临的其他压力也越来越大。随着中亚天然气管道的开动,进口气开始倒逼国产天然气。

    据发改委透露,今年1-4月,我国天然气对外依存度达到约9%,已进口中亚天然气超10亿方,日均进口天然气750多万方,今年西气东输二线供气量计划达到60亿方,未来到2013年全部完工后将达300亿方。

    目前按照西气东输二线与国际油价挂钩的定价公式,当国际石油价格为80美金/桶时,中亚天然气在霍尔果斯的边境完税价格为2.20元/方。按照西气东输二线全线平均管输费1.08元/方计算,城市门站平均价格达到3.28元/方。仍按照目前国内气价销售(约0.80元/方),中石油承受着巨额的进口气亏损,估计1-4月份进口气部分亏损已达14亿元(即1.40元/方)。

    因此,中石油一直在呼吁提高国内天然气使用价格。不过,对于调整民用气价格,国家发改委非常谨慎,相关负责人表示,“对于居民用气价格调整,要按规定程序进行听证;统筹安排对困难群体的各项补助,确保低收入群体不因民用天然气销售价格调整而降低生活水平。”

    资源税改革看经济“脸色”

    新疆资源税改革试点的正式启动,标志着我国资源税改革取得重大进展。”财政部财科所所长贾康2日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不过,这一改革并非毫无征兆。

    2010年的《政府工作报告》中就提到,“为资源环境税费改革和资源性产品价格改革留有一定空间”,将税费改革和价格改革并列在一起,可以观察到政府对这一领域改革的思路,而当前天然气的改革便可以佐证这一立场。

    不过,目前这一政策还仅仅限于新疆,合适推广到全国范围,目前仍无定论。若以资源税改革的历史为鉴,其前景仍难乐观。2007年资源税改革动议,但高企的CPI成了改革的“拦路虎”;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导致国内不少企业举步维艰,担心给企业增加负担让改革再次中断。资源税改革可谓一直是仰仗经济形势的“脸色”。

    贾康认为,目前是资源税费改革良机,不会面临很大的经济压力。此外,国家信息中心经济预测部宏观经济处处长牛犁在接受南方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石油和天然气在我国能源消费中的比例不过20%左右,因此对全国物价影响有限。

    尽管如此,华安远见能源行业分析师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资源税改革涉及到方方面面的利益,平衡这些利益方并非一朝一夕能完成。

    ■观点

    机会稍纵即逝 资源税改革应尽快推向全国

    我国资源税改革方案曾两次被暂时搁置,一次是2007年担心经济过热时推出会加速物价上涨,增加通胀压力;一次是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致使国内经济迅速下滑,担心加重企业负担,影响企业发展。

    “如今改革由从量计征转从价计征的基本方向已定,在试点的基础上,下一步向全国推广将相对容易,不过时间将最终等待中央确定。”首都经贸大学财政税务学院教授丁芸说。

    中国人民大学财金学院教授安体富也表示,资源税改革在我国已酝酿多年,各方面均已准备就绪。现在是改革推出的最好时机,全球经济整体来看已走出低谷,我国经济也已经稳步复苏,同时尚未出现明显的通胀压力。

    安体富建议,资源税改革经过新疆的试点工作后,应尽快向全国范围推开。“虽然目前通胀压力不大,但通胀预期犹存,因此对资源税改革而言,机会稍纵即逝。”

    此外,一些市场人士也认为,由于新疆地区资源税改革将使该地区资源开采成本上升,或将导致更多的投机者进入其他未改革地区寻求最后的逐利机会,加剧资源的浪费。从这个角度上来说,资源税改革从试点到全面推开的时间差也是宜短不宜长。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